首頁>產業發展>產業政策
以藥養“醫”、操縱招標 醫院班子成員廣辟財源

嶺南的3月,春意已濃,紅彤彤的木棉花掛上枝頭。然而,對于廣州中醫藥大學第三附屬醫院原院長謝華民來說,卻寒冷如冬。3月18日,檢察機關宣布依法逮捕謝華民。從其被留置到被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剛好3個月。

去年以來,在廣東省紀委監委的指導下,省紀委監委駐省教育廳紀檢監察組聯合廣州市越秀區紀委監委,嚴肅查處了廣州中醫藥大學第三附屬醫院系列腐敗案。該院原院長謝華民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基建科副科長羅瑞川被開除公職,二人均被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原院長陳某某,黨委書記、副院長韓某某,原黨委副書記、紀委書記江某某,黨委副書記、副院長涂某某等10人被立案審查調查。三附院作為三級甲等中醫專科醫院,本應是“治病救人”的凈土,卻發生了班子成員帶頭貪腐,醫院關鍵部門、關鍵崗位人員利用手中權力大肆斂財的系列腐敗案件,令人扼腕痛惜,教訓十分深刻。

沆瀣一氣,同流合污

三附院是在廣州中醫藥大學江南西骨傷科醫院的基礎上發展起來的,最初只有幾十名醫生,病床數也少。2001年,該院和芳村區中醫院合并,并選址龍溪大道啟動新院區建設。由于資金短缺,新院區建設啟動不久就暫停了。直至2011年,在各方的大力支持下,三附院貸款1.7億多元,才重新啟動了新院區建設。2014年以后,三附院又通過向銀行貸款的方式,大量采購醫療配套設備。

“一時之間,醫院呈現出嶄新的面貌,煥發出活力和生機。我們干部職工都認為三附院迎來了前所未有的發展機會。”該院一名職工表示。

然而,有一些人卻動起了歪心思,嗅到了“發財”的機會。“2003年7月,因三附院龍溪院區籌建工作需要,引進了有多年工程管理、監理經驗的羅瑞川。2004年還只是籌建辦工程師的他便開始收受基建工程老板張某彬的錢物,從2000元到10萬元,從人民幣到加幣,統統笑納。”廣東省紀委監委駐省教育廳紀檢監察組有關負責人介紹。

2012年12月,謝華民就任三附院院長,當年年底便嘗到了權錢交易的“甜頭”——收到張某彬的約請和8萬元“見面禮”。從此一發不可收拾,在基建工程、設備采購、藥材采購、人事招聘、干部選拔等領域大肆斂財,先后收受賄賂400多萬元。

三附院黨委書記韓某某與張某彬來往也頗多,不僅將自家房屋裝修工程委托給張某彬,還讓張某彬多次為其私人宴請買單。紀委書記江某某本應把好執紀監督關,卻執紀違紀,多次接受張某彬、石材供應商洪某等人的宴請,并收受洪某錢物。副院長涂某某將張某彬當做自己的私人“賬房”,多次拿餐費發票到張某彬處報銷,連回老家時都不忘讓其幫忙準備貴重禮品,以備走親訪友之需……

“此時的廣州中醫藥大學第三附屬醫院官商勾結、沆瀣一氣,班子成員‘各據一方’,深陷‘圈子文化’,利益勾連的關系鏈越拉越長。”辦案人員介紹。

手段多樣,“廣辟財源”

欲望的閘門一旦打開,便如洪水猛獸。謝華民、羅瑞川等人為了兌現手中的權力,可謂是花樣繁多——

以藥養“醫”,肆意妄為。“長期以來,三附院一直存在收受藥材供應商回扣的問題。”據有關辦案人員介紹,2009年至2012年原院長陳某某指使醫院藥劑科負責人吳某某、黃某某收受多家醫藥銷售企業藥品回扣234萬余元,并安排財務人員符某專設醫院小金庫,以處理非正常財務支出,逃避監管,謀取利益。謝華民任院長后,發現醫院收受的巨額回扣款是一個管理盲區,便打起了歪心思,要求黃某某每次都要將收受的回扣款先交給自己,再由自己交給符某。一倒手,謝華民將近160萬元回扣款裝入私人腰包。

恃權貪利,操縱招標。“只要是對自己有好處的,有求必應;只要是能滿足個人欲望的,一定幫忙,我將黨和人民賦予的權力作為滿足私欲的籌碼。”謝華民在懺悔書中寫道。他在任三附院院長后,長期干預插手醫院基建工程、醫療設備、藥品耗材等各領域的招標采購工作,不僅默許大量圍標、串標行為,甚至還要求下屬違規拆分項目、偽造招投標材料。在這一過程中,謝華民獲得了巨額利益。

雁過拔毛,入股謀利。羅瑞川作為醫院內工程建設領域的“專家”,長期負責龍溪院區基建、總務工作,財迷心竅的他總能在自己經辦的工作中找到“商機”。2005年,三附院門診住院綜合樓監理工程招標,羅瑞川向老同事林某提供有利于中標的關鍵信息,幫助林某所在公司順利中標,中標金額約120萬元,院方實際支付監理費約430萬元,羅瑞川得到近30萬元“好處費”。2004年至2012年間,羅瑞川多次幫助曾某的設計公司中標三附院設計項目,羅瑞川得到3萬元現金及手機一部。2014年,醫院食堂實行社會化經營,羅瑞川設法讓醫院出錢購置了食堂的全部設備,讓張某彬負責承包,安排其弟羅某某投入近30萬元參與食堂經營管理,輕松持有50%股份。2014年至2018年間,羅某某從食堂經營中獲利約150萬元。

甘被“圍獵”,貪圖享樂

沒有人是天生的腐敗分子。謝華民、羅瑞川等人也曾經有過理想和奮斗的青春,有過堅守原則的時候,但卻從收受一條煙、一瓶酒、一張購物卡、一包土特產開始,在阿諛奉承和不法商人的“圍獵”中逐漸迷失了自己。

謝華民在自述材料里講,“隨著工作的不斷調整,崗位的不斷變化,與外界接觸越來越多,各色事物迎面撲來,各色人等接踵而至,各種宴請杯盞交錯,各種活動頻繁轉場,各種清濁潮流洶涌翻滾。漸漸地,覺得這才是真正的生活和工作……更喜歡廣交朋友、外出應酬了,更喜歡聽恭維的話、接受溜須拍馬了。”

謝華民上任院長后,下屬阿諛奉承,不法商人老板趨炎附勢,求職的、求關照的、求晉升的、想承接項目的、想銷售醫療設備的……紛紛找上門來,無一例外地都給謝華民送了現金和高檔禮品。

除了投其所好、送錢送物外,還有人主動提供“保姆式服務”來滿足其虛榮心。廣州某醫療器械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朱某某曾是謝華民的學生,謝華民擔任三附院院長后,朱某某主動包攬了謝華民家中的大小事務,謝華民女兒出國讀書、置業,朱某某多次送去錢物,并美其名曰為其“緩解壓力”;謝華民女兒回國,朱某某提前訂好機票;謝華民女兒畢業典禮,朱某某主動陪同其夫婦二人出國參加,安排好所有行程。“甚至安排人每周定時向謝華民家配送新鮮蔬菜瓜果。”有關辦案人員介紹,相應地,朱某某也包攬了同期三附院的多個醫療設備采購項目,“他們的師生關系成了掩人耳目的遮羞布。”

羅瑞川亦是如此。作為三附院基建、總務等重點領域的“把關人”,羅瑞川自然會得到工程老板的特殊照顧。張某彬就是經常“照顧”他的人之一。除了日常的宴請、送錢、送物之外,張某彬經常邀羅瑞川的家人一起搞家庭聚餐,還自告奮勇當起了孩子的人生導師,建議孩子出國讀書,并持續關心孩子在外國的生活。這樣的感情投資讓羅瑞川感到既溫馨又體貼,便通過泄露標底、幕后操縱、偽造招投標文件等方式,幫助張某彬順利承接項目,工程總造價約2.4億元,羅瑞川直接受賄近70萬元。

在被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前,羅瑞川曾給兒子寫了一封信,告誡其子:“無論身在何方都要遵紀守法,不收任何不義之財,哪怕送給你的人是你的朋友!這些話說得容易,真正在一生中能做到就很難啊!”

昔時意氣風發,眼前頹然痛悔;昔時侃侃而談,如今嘆息自語……然而,悔之晚矣!(鐘成材 蔣華 張弛)

執紀執法者說

每年成功治愈成千上萬名患者的三甲醫院,卻醫不好自己的“病”。從醫術聞名到貪腐“揚名于外”,從上下齊心向前看到關鍵少數“向錢看”,從個別領域的亞健康到整個醫院“病入膏肓”,是外因、內因共同作用所造成的。

走偏的思想導致“病灶”多發。謝華民在自己的懺悔書中說,“我在接觸了張某彬等商人后,內心產生了落差,覺得自己為學校、醫院的事業付出很多,生活上卻與其他一些碌碌無為的同事差別不大”,虛榮、攀比成了他任性貪腐的理由。羅瑞川、江某某等人潛意識里認同所謂的“潛規則”,錯誤地認為“拿人錢財,替人辦事”是一種社會常態。韓某某、涂某某等人則是因僥幸心理越了紅線。

黨委主體責任、紀委監督責任缺失。三附院黨委落實管黨治黨主體責任虛化,班子成員政治意識不強,制度建設滯后,廉政風險防控流于形式。作為黨委書記的韓某某履行全面從嚴治黨主體責任不力,在醫院各項重大決策過程中,放棄原則和底線。原紀委書記江某某執紀違紀,多次收受管理服務對象所送錢物。

政治生態惡化致使全面潰敗。三附院主要領導前“腐”后繼,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他們手中的權力過度集中,花錢“一支筆”、決策“一言堂”。且院領導的學生總能在關鍵崗位任職,“老鄉”總能被破格錄取,“能力不如關系”的怪象叢生,使三附院的“政治霧霾”愈加彌漫。

謝華民、羅瑞川等人的悲劇不僅屬于他們個人和家庭,更對黨和國家、社會造成傷害。每個黨員干部都應當深刻總結反思,認真汲取教訓。

堅定理想信念,切實做到知行合一。理想信念動搖是最危險的動搖,理想信念滑坡是最危險的滑坡。廣大黨員干部只有知行合一,真正“不忘初心,繼續前行”,才能時刻保持清醒和警惕,系好第一顆紐扣、把好第一個關口、守住第一道防線。

堅持防微杜漸,切實做到心存敬畏。小事小節是一面鏡子,小事小節中有黨性、有原則、有人格。要牢記“堤潰蟻穴,氣泄針芒”的古訓,堅持從小事小節上加強修養,從一點一滴中完善自己,嚴以修身,正心明道,防微杜漸,時刻保持人民公仆本色。

壓實“兩個責任”,勤做政治“體檢”。三附院的腐敗問題持續時間長、涉案人數多、涉及領域廣,不僅僅是自身“免疫力”差,更暴露出落實“兩個責任”方面存在的問題。要切實加強黨的全面領導,強化政治擔當,勤做政治“體檢”,不讓責任“空轉”。(鐘成材 蔣華)

(責編:任妍、付長超)


红利扑克10手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