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政策服務>綜合政策
以市場化方式破解企業“融資難”

日前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設立民營企業債券融資支持工具,以市場化方式緩解企業融資難。當前民營企業融資存在哪些困難?如何以市場化方式有效破解?在26日國新辦舉行的國務院政策例行吹風會上,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潘功勝等對此進行了詳解。

金融支持民營企業取得積極成效

今年以來,受國內外經濟形勢復雜多變等多重因素的影響,部分民營企業、小微企業出現了經營和融資困難。針對這些問題和困難,國務院多次進行專題研究,出臺了多項政策措施。10月22日,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對有市場需求的中小金融機構加大再貸款、再貼現支持力度;設立民營企業債券融資支持工具,以市場化方式幫助緩解企業融資難,促進民營企業穩定、健康發展。

據潘功勝介紹,人民銀行出臺了一系列政策措施來支持民營企業發展。一是推動實施民營企業債券融資支持工具,通過信用風險緩釋,為部分債券發行遇到困難的民營企業提供增信支持,進一步促進民營企業產品和金融服務創新發展。二是綜合運用多種貨幣政策工具,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今年以來,人民銀行四次實施定向降準:其中10月15日釋放了7500億元增量資金,主要支持小微、民營和創新型企業;兩次增加再貸款、再貼現額度共計3000億元,支持金融機構擴大民營和小微企業的信貸投放。三是疏通銀行內部傳導,督促銀行完善內部制度安排,激發銀行服務民營和小微企業的積極性。

總體看,金融支持民營企業和小微企業取得了積極成效。數據顯示,今年9月末,普惠口徑小微貸款同比增長18.1%,比全部貸款的平均增速高約5個百分點。今年前三季度普惠口徑的小微貸款增加約9600億元,增量相當于去年全年的1.6倍。

潘功勝表示,今后人民銀行將繼續按照市場化、法治化的原則,發揮債券、信貸、股權等多渠道的融資功能,進一步改善民營企業和小微企業的金融服務。“一是發揮債券市場的引領作用。二是穩定銀行的信貸支持。三是繼續支持配合有關部門,共同做好鼓勵民營和小微企業的發展工作。”潘功勝同時表示,鼓勵民營企業和小微企業審慎經營、規范經營、依法經營,建立比較規范的財務管理與財務報告制度,提高專業化能力和專業化水平,提高對經營資源的吸附能力。

以債券為“突破口”引導市場

當前,在國內外多重因素的綜合影響下,經濟運行面臨著一些挑戰,其中就有一些民營企業出現了違約事件,金融市場和部分金融機構對民營企業風險的偏好有所下降,而且在金融市場上出現了一定的“羊群效應”,使一些經營正常的民營企業也遇到融資困難。

“這種情況單純依靠市場力量進行自我校正,短期內可能很難產生效果,所以有必要對金融市場的非理性預期和行為進行引導,這是設立民營企業債券融資支持工具的首要考慮。”潘功勝表示,矯正市場的“羊群效應”和一些非理性行為需要找到一個突破口,而債券市場具有公開、透明、傳導效力高的特征,定價非常市場化,對其他金融市場預期的引導力較強。所以選擇以債券市場支持民營企業發債融資,對于改善市場預期、提振投資者信心具有積極意義。

據悉,民營企業債券融資支持工具等相關產品在中國金融市場已存續多年,在具體運作上是由央行通過再貸款提供部分初始資金,由專業機構進行市場化運作。通過出售信用風險緩釋工具和擔保增信等方式,重點支持暫時遇到流動性困難,但是有市場、有前景、有技術、有競爭力的民營企業的債券融資。

市場化運作確保風險可控

據悉,民營企業債券融資支持工具完全按照市場化的運作,實施嚴格的風險管理。

潘功勝介紹,市場化運作主要體現在:一是對于參與工具的各方建立有效的激勵約束安排和風險共擔機制;二是要發揮債券市場的主承銷商作用,商業銀行及地方信用增進機構會按照商業原則組成信用風險緩釋產品的聯合發行體;三是實施機構在選擇企業上完全市場化,在企業有意愿的基礎上,由專業機構評估是否給企業發行該產品;四是信用風險緩釋工具的價格形成完全市場化,產品發行要通過公開路演、簿記檔等市場化過程確定其發行價格;五是實施機構對債券發行人的違約概率進行嚴格精算,再結合信用風險緩釋工具可能的定價區間,通過風險收益模型來測算損益情況。

潘功勝表示,初步估算民企債券融資支持工具可能會形成1600億元的規模,央行將觀察評估民營企業融資氛圍的改善效果,以決定會否進一步擴大規模。

人民銀行金融市場司司長紀志宏認為,破解融資難題,需要政府、金融系統和民營企業本身的共同努力。小微企業和民營企業要積極提高自身素質、專業化水平和信息透明度,提升抗風險能力和經營的穩定性。

對于近期的人民幣匯率變化情況,潘功勝分析,人民幣匯率有所貶值主要是美元加息、美元指數增強、國際金融市場擾動以及貿易摩擦等多重因素共同作用的結果。他表示,目前人民幣在新興市場貨幣中的表現總體穩健,今年以來,新興經濟體平均貨幣指數下降了11%,人民幣下降了5.9%,人民幣仍然是一個比較穩定的貨幣。“我們有基礎、有能力、有信心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潘功勝強調。

潘功勝指出,目前中美經貿摩擦對外匯市場和跨境資本流動的影響總體可控,主要表現為“六個穩定”:一是我國外貿增長依然穩定;二是利用外資依然穩定;三是企業跨境融資依然穩定;四是企業對外投資依然穩定;五是個人購匯依然穩定;六是人民幣匯率在新興市場貨幣中的表現依然穩定。(記者 溫源)


红利扑克10手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