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政策服務>綜合政策
戰略性新興產業 支撐高質量發展

    量子通信、埃博拉病毒疫苗、國產大飛機C919,這三件事有聯系嗎?

  當然!他們都屬于一個名錄——“戰略性新興產業”。

  11月27日,在國家信息中心主辦的戰略性新興產業發展高峰論壇上,國家信息中心主任程曉波透露,2008年至2017年,我國戰略性新興產業增長平均每年帶動GDP增長超過1個百分點,增長貢獻度接近20%,遠超產業在總GDP中的比重,有力支撐了高質量發展。

  什么是戰略性新興產業?在新常態下,戰略性新興產業發揮了怎樣的作用?要讓戰略性新興產業從幼苗變為大樹,還需要做些什么?記者采訪了有關部門和專家,一起看看戰略性新興產業這幾年的發展。

  我國在新一代移動通信、核電、高鐵等領域,研發水平和應用能力明顯提高

  戰略性新興產業,是以重大前沿技術突破和重大發展需求為基礎,對經濟社會全局和長遠發展具有重大引領帶動作用的產業。像節能環保、新一代信息技術、生物、高端裝備制造、新能源、新材料和新能源汽車等,都屬于戰略性新興產業。

  “總體來看,我國在新一代移動通信、核電、光伏、高鐵、互聯網應用、基因測序等領域,已經具備世界領先的研發水平和應用能力。”程曉波說。

  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已有25家中國戰略性新興產業領域的企業入選世界500強,數量比2008年增加了18家,顯示出我國戰略性新興產業特別是重點企業的發展實力。

  培育壯大戰略性新興產業,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要內容,也是“十三五”規劃綱要確定的重點任務。近年來,在國家政策鼓勵和支持下,戰略性新興產業快速發展,已成為支撐經濟發展、產業轉型和創新型國家建設的重要力量。

  程曉波透露,近5年,戰略性新興產業上市公司的研發投入強度,比上市公司總體高出50%左右,重點領域實現突破,產業競爭實力顯著增強。作為戰略性新興產業中規模最大、創新最密集的兩大領域,新一代信息技術和生物產業實現加速增長,支柱作用進一步增強,綠色低碳產業保持快速增長,數字創意產業迎來爆發式增長,高端制造業實現平穩較快增長。

  戰略性新興產業發展,產生巨大的輻射作用

  戰略性新興產業的發展,還產生了巨大的輻射作用。國家發改委副秘書長任志武表示,作為新的經濟增長點,戰略性新興產業發展產生了多方面積極作用。

  ——引領經濟增長。“十三五”以來,戰略性新興產業延續以往蓬勃發展態勢,2016年和2017年,全國戰略性新興產業工業部分增速高于同期全國水平40%以上,服務業部分比同期全國整體增速高出一倍左右。2018年上半年,戰略性新興產業工業和服務業增速仍舊分別比全國水平高出30%。

  ——引領供給升級。國家引導發展的新一代信息技術、生物技術、高端裝備、新材料、節能環保、新能源、新能源汽車和數字創意8個產業快速發展,顯著提升有效供給能力。目前我國新能源發電裝機量、新能源汽車銷量、智能手機銷量均是世界第一,2017年我國新增風機裝機、新增光伏裝機和新能源汽車銷量在全球市場中的占比分別超過30%、50%和60%。新一代移動通信、新型顯示、基因服務、高鐵和互聯網市場應用普及水平大幅躍升。

  ——引領企業轉型。戰略性新興產業已經成為企業升級發展的重要方向,根據國家信息中心的數據,截止到2018年上半年,戰略性新興產業A股上市公司數量占總體的比重達到42.4%,營收增速比總體高85.3%,研發投入強度比總體高44.7%,利潤率比總體高12%。與此同時,基于創新的中小企業群體,也呈現出快速發展的良好態勢。

  加快自主創新體系建設,形成可持續的創新合力

  取得成績的同時,戰略性新興產業面臨的問題也不少。“我們必須高度重視新興產業發展中存在的問題,包括自主創新能力不足、創新生態尚未形成,以及區域發展不平衡、資源利用不夠集約高效等突出問題。”任志武說。

  首先要改善發展環境。戰略性新興產業具有基礎性、前沿性的特點,有可能在促進傳統產業升級的同時,也會對現有產業或市場秩序形成“破壞”或“顛覆”。而因為產業“太新”,部分現有的監管、審批體制可能并不適用。在鼓勵其快速成長與引導其規范發展間如何尋找平衡點,是不小的挑戰。

  “應該充分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進一步深化放管服改革,最大限度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對新技術新業態采取鼓勵創新、包容審慎的監管模式,進一步激發市場活力和社會創造力。”工信部規劃司副巡視員周虎說。

  加快自主創新體系建設,形成可持續的創新合力,也成為與會者的共識。專家認為,我國正處于向自主創新轉型的關鍵時期,一要加大對重點技術突破的支持力度,加快先導科技布局,掌握核心關鍵技術。二要構建產學研用協同創新的新型創新平臺,加快技術創新與推廣。三要推進創新要素集聚,特別是加快急需人才的培養與引進,形成可持續的創新能力。

  針對新興產業融資難問題,國家戰略性新興產業專家委員會秘書長杜平表示,要讓更多風險投資愿意進入實體經濟,還要完善戰略性新興產業的資本退出機制。這既能一定程度減輕風險投資者的投資風險,也將激勵更多資本投資實業領域的初創公司。

  任志武建議,以發揮市場機制作用、形成普惠性政策為著力點,大力推動多種層次、多主體構建新興產業發展基金、創業投資基金、國家融資擔保基金,更好滿足新興產業融資需求。同時,加強政銀合作專業指導,及時修訂戰略性新興產業發展指導目錄,建立滾動更新的戰略性新興產業領軍企業“白名單”和高成長型優質中小企業庫,幫助促進銀企有效對接,為新興產業拓展中長期融資渠道。


  《 人民日報 》( 2018年11月28日 13 版)

(責編:王仁宏、曹昆)


红利扑克10手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