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政策服務>綜合政策
強化逆周期調節 推動高質量發展

        數據來源:財政部、人民銀行

        制圖:蔡華偉 張丹峰

  ●積極的財政政策加力,不是無邊界放水,而是精準發力。加力和提效兩者相結合,能化解更大力度的減稅增支帶來的財政收支壓力

  ●貨幣政策要為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和高質量發展提供穩定、良好的貨幣金融環境

  小微企業減稅再加力,每年可再減負約2000億元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積極的財政政策要加力提效,實施更大規模的減稅降費,較大幅度增加地方政府專項債券規模。

  2018年,我國出臺了多項減稅降費政策,預計全年減負1.3萬億元以上,比年初的目標增加2000億元,為促進實體經濟發展發揮了重要作用。

  1月9日,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對小微企業推出一批新的普惠性減稅措施:大幅放寬可享受企業所得稅優惠的小型微利企業標準,同時加大所得稅優惠力度,對小型微利企業年應納稅所得額不超過100萬元、100萬元到300萬元的部分,分別減按25%、50%計入應納稅所得額,使稅負降至5%和10%。調整后的優惠政策,將覆蓋95%以上的納稅企業,其中98%為民營企業。

  針對小微企業的減稅舉措,還包括將小規模納稅人增值稅起征點,由月銷售額3萬元提高到10萬元;允許各省對增值稅小規模納稅人,在50%幅度內減征資源稅、城市維護建設稅、印花稅、城鎮土地使用稅、耕地占用稅等地方稅種及教育費附加、地方教育附加。

  這些減稅政策,預計每年可再為小微企業減負約2000億元。

  “支持小微企業更好發展,鼓勵創新創業,能進一步增強市場活力和經濟發展的內生動力。” 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副院長白景明說,普惠式減稅主要包括兩項措施,一是深化增值稅改革,二是全面推出個人所得稅改革。前者是通過減輕實體企業稅收負擔,為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鋪路;后者則是通過減輕消費者負擔,為擴大需求打基礎。

  “積極的財政政策加力,不是無邊界放水,而是精準發力。”白景明認為,加力和提效兩者相結合,能化解更大力度的減稅增支帶來的財政收支壓力。

  較大幅度增加地方政府專項債券規模,是今年財政政策的一項重點工作。

  日前,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七次會議決定,授權國務院提前下達2019年地方政府新增一般債務限額5800億元,新增專項債務限額8100億元,合計13900億元。

  “2019年繼續擴大財政支出,但不會走大幅提高赤字率的道路。”白景明認為,財政支出結構要優化調整,做到有保有壓。保,是指繼續加大扶貧、社保、環保等投入,提升保障水平,增加科技創新等投入,助力結構調整。壓,是指通過主動調減一般性支出,壓低公共產品供給成本。

  個稅專項附加扣除政策有助于增強百姓消費能力、促進形成強大國內市場

  1月2日,深圳日東光學有限公司無意間搶了個“第一”,深圳市首張享受專項附加扣除的工資表,在這家企業“生成”了。工資表顯示,僅六大專項附加扣除的申報抵稅,就讓這家企業職工的個稅平均下降了9.3%。如果再加上去年10月起征點提高和稅率調整,企業職工個稅整體稅負下降46.72%。

  今年1月1日起,個稅改革在起征點提高至5000元的基礎上,納稅人還可享受子女教育等6項專項附加扣除。

  “個稅改革前,我每月工資要拿出七八百元來繳個稅,現在只需要幾十元了。”福建省城投科技有限公司員工小劉說,手頭寬裕,消費就更有底氣。

  落實好個人所得稅專項附加扣除政策,既是積極財政政策“加力”的體現,也是增強百姓消費能力、促進形成強大國內市場的重要舉措。

  流動性將保持合理充裕,關鍵在于疏通金融機構和實體經濟之間的“管道”

  “幾次降準后,我們行釋放出了幾億元的流動性。”某市農商行副行長劉洋說,“資金充裕了,給企業的貸款利率也就降下來了。我們給小微企業的貸款利率以前都是7%以上,現在下降不少。”

  去年以來,為了解決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加大對企業的支持力度,人民銀行通過四次降準、增量開展中期借貸便利(MLF)等向市場釋放中長期流動性。

  “降準是貨幣政策穩增長任務最直接的體現。”交通銀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何飛說,當前銀行負債增速低于資產增速,信貸投放能力受到制約,下調存款準備金率可以增強銀行投放貸款的能力和積極性。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穩健的貨幣政策要松緊適度,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改善貨幣政策傳導機制,提高直接融資比重,解決好民營企業和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貨幣政策進行逆周期調節,需要增強政策的前瞻性和靈活性。當前經濟面臨下行壓力,貨幣政策要為加快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提供穩定、良好的貨幣金融環境,加大對實體經濟的金融支持力度。”何飛說。

  貨幣政策出臺后,資金活水能否順利從金融機構流向實體經濟,取決于中間的“管道”是否暢通。海通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姜超說,人民銀行向市場投放基礎貨幣,而基礎貨幣只占廣義貨幣的很小一部分。要想創造廣義貨幣,商業銀行信貸投放是更重要的環節。

  疏通“管道”,改善貨幣政策傳導機制,才能真正將資金活水引向實體經濟。近日,銀行間隔夜拆借利率降至近年來的較低水平,說明銀行間流動性較為充裕,不少資金仍在銀行間“滯留”。

  “這種現象的產生,一方面是因為企業有效信貸需求可能不足,另一方面,銀行也受制于資金成本和流動性等壓力,自身放貸能力受限。”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副院長董希淼說,未來完善貨幣政策傳導機制,需要建立相關的盡職免責機制,激發銀行基層機構人員服務小微企業、民營企業內生動力,讓銀行愿貸;也要通過貨幣政策工具,為金融機構提供優惠、充足的放貸資金,讓銀行能貸。

  貨幣政策的結構性特征更加明顯,直接融資比重有待提升

  “去年12月底,我們公司一筆250萬元的貸款到位了,貸款利率在基準利率的基礎上還打了九折。”重慶阿泰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黃桂林興奮地說,由于公司應收賬款占比較大,回款往往不太及時,公司資金鏈一度非常緊張。有了這筆貸款,企業的資金又能周轉開了。

  在適當增加市場中長期流動性的同時,貨幣政策更加注重結構性調整,實施精準滴灌。近日人民銀行宣布創設定向中期借貸便利(TMLF),根據金融機構對小微企業、民營企業貸款增長情況,向其提供長期穩定資金來源,并調整了普惠金融定向降準小微企業考核標準。“這表明今年將更加注重解決結構性流動性短缺問題,貨幣政策的結構性特征會更加明顯。”中國社科院金融所銀行研究室主任曾剛說。

  董希淼說,銀行體系流動性合理充裕后,債券市場通常首先受益,從去年四季度開始,債券市場就有所恢復,發債企業獲得了所需資金。董希淼認為,下一步應該在夯實銀行資本、提升間接融資水平的同時,豐富企業直接融資方式,搞活債市、股市等多元化融資渠道。


  《 人民日報 》( 2019年01月14日 19 版)




红利扑克10手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