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產業發展>產業政策
服務業高質量發展行動綱要將出 多部委加緊完善政策細則

  服務業作為拉動我國經濟增長的第一大產業,到2020年市場規模將超過50萬億元,但供給總量不足、質量不優、效率不高的矛盾仍比較突出。《經濟參考報》記者日前從多位權威人士處獲悉,國家發改委、商務部等多部門加緊磋商完善現有政策,服務業高質量發展行動綱要呼之欲出。

  據權威人士透露,綱要與此前政策相比,問題導向性更強,著力于補短板強基礎,含金量更高,執行力度更大。綱要將分門別類制定指標體系、績效評價、政績考核等,重點支持人工智能等生產性服務業、健康養老等生活性服務業以及教育醫療等社會性服務業。多位權威專家還表示,下一步將加快服務業全面開放步伐,建立公平透明的競爭政策,提高政策的優惠性和普惠性,在稅費減免等方面出臺實質性舉措。

  服務業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程度持續提升。國家統計局最新數據顯示,2018年,服務業增加值469575億元,占國內生產總值比重為52.2%,比上年提高0.3個百分點;服務業增加值比上年增長7.6%,比國內生產總值和第二產業增加值增速分別高出1和1.8個百分點;服務業增長對國民經濟增長的貢獻率為59.7%,比上年提高0.1個百分點,比第二產業高23.6個百分點;拉動全國GDP增長3.9個百分點,比第二產業高出1.5個百分點。

  “預計到2020年,服務業規模超過50萬億元,占GDP的比重可能達到55%至60%,基本形成以現代服務業為主導的產業結構。”中國(海南)改革發展研究院院長遲福林接受《經濟參考報》記者采訪時表示。他同時指出,我國研發設計等生產性服務業發展滯后,生活性服務業有需求但缺供給,更缺乏高質量供給。

  推動服務業高質量發展被列上重要議程。早在2018年5月,國家發改委舉行服務業發展部際聯席會議提出,加快推動服務業高質量發展,進一步研究服務業發展頂層設計,強化服務業發展政策儲備。

  今年1月召開的服務業發展部際聯席會議擴大會議提出,研究制定服務業高質量發展行動綱要,要與貫徹落實黨中央國務院戰略部署和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新要求相銜接。各部門要在系統梳理、深入總結現有政策措施基礎上,對行動綱要內容進一步充實豐富,盡快修改完善行動綱要并按程序上報。

  記者了解到,目前服務業高質量發展行動綱要已經基本編制完成。國家發改委產業經濟與技術經濟研究所服務業研究室主任王佳元在接受《經濟參考報》記者采訪時說,通過有競爭力的生產性服務業促進先進制造業特別是智能制造的發展,通過高品質生活性服務業提升人民的生活水平和幸福感,需要制定更有針對性的支持服務業高質量發展政策。

  “未來政策扶持重點涉及三大攻堅戰、民生領域、金融尤其是普惠金融、科技金融和供應鏈金融、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與實體融合、職業教育、養老等。通過服務業的高質量發展推動裝備制造業、高技術產業、戰略性新興產業、建筑業走出去。支持關鍵領域技術研發,扶持研發服務業發展,特別是重點領域和關鍵環節,推動向價值鏈、產業鏈高端攀升,實現整體經濟的高質量發展。”王佳元透露。

  作為參加過該行動綱要征求意見的專家,商務部研究院國際服務貿易研究所所長、發改委服務業專家咨詢委員會委員李俊也表示,服務業高質量發展行動綱要,要突出服務業重點領域,尤其是面向未來的高技術、高品質服務業。

  具體來看,要重點推進三類服務業高質量發展,一類是生產性服務業,這類產業要突出高技術、創新型服務發展,尤其是一些新技術、新模式、新業態的新服務發展,例如互聯網、特聯網、區塊鏈、人工智能等新技術會創造一系列新服務。第二類是旅游、文化、健康養老、現代供應鏈、新零售,以及餐飲、美容美發等生活性服務業,強調服務的質量以及服務消費的便利化。第三類是社會性服務業,如教育、醫療等公共服務,要強調公共性、普惠性。

  如何提高政策可操作性和政策含金量?“服務業高質量發展需要建設一套與之適應的指標體系、政策體系、標準體系、統計體系、績效評價和政績考核體系。”李俊表示,不同類別服務的高質量評價標準并不一樣,要針對不同類型服務業分門別類制定相關體系。

  “在政策可操作性方面,還要區別不同類型的服務業,根據具體服務業的行業特點,制定有針對性的政策,這就意味著,服務業高質量發展政策,一方面要制定適用所有服務業的普惠性政策,還要針對具體行業制定有針對性的政策。”李俊表示,需要讓企業切實感受到政策的優惠性和普惠性,尤其是要在企業敏感性較強的稅費減免等方面出臺實質性舉措。

  遲福林指出,要以建立公平透明的競爭政策為重點,提高市場主體經營領域的政策“含金量”。以競爭中性、所有制中性為原則實現各類市場主體的充分競爭是服務業高質量發展的基本條件。要實現服務業領域從補貼個別企業、行業的產業補貼政策,向為需要支持的產業提供更好的基礎設施和市場環境的現代產業政策轉變。

  “服務業高質量發展的關鍵還在于服務業市場的全面開放。”遲福林說,需要全面落實準入前國民待遇,除部分關系國家安全的服務業外,凡是對國有企業開放的,都對內外資企業開放;凡是內資經營范圍的規定一律適用于外資。

 

红利扑克10手官网